艾友网微信二维码
主页 > 艾滋病新闻 > 正文

成都艾滋病人病情被泄露陷困境 传消息者难追查

发表时间:2013-10-09 23:52:17 | 来源:天府早报 | 编辑:艾滋病新闻

原标题:被“出卖”的艾滋病患者

成都一名艾滋病人的病情被泄露,因此陷入孤身一人的境地,传消息者已无从追查

■天府早报 记者 吴忧 李航 实习生 何雪 摄影 黄瑶

除了秘密,邱荣(化名)几乎一无所有。然而今年年初,他的秘密被小范围公开——身边的亲戚获得消息,他感染了艾滋病。从那以后,邱荣的生活轨迹开始偏离——他的生意被搁置,被至亲疏远,就连母亲也难见上一面。

近几个月,邱荣开始寻根问底,指责初诊的医院将其隐私信息泄露,“那时艾滋病检测都还没确诊,他们就到处说了。”并开始找医院相关负责人“讨说法”。

走从邱荣患病到确诊,生意伙伴兼友人郭一始终伴他左右。如今,郭一要回老家了,邱荣心存的一点光亮面临黯淡……

他的生命写入艾滋一场“感冒”演变成HIV患者

在成都城北不大的一间出租屋内,杂物塞得满满当当,两张床摆在房间靠里的角落。自今年年初被确诊为HIV病毒携带者以来,邱荣大多数时间都在床上卧着,生意伙伴兼友人郭一(化名)一直伴他左右。

郭一是云南人,2002年来到成都。2009年,邱荣与他在网络上相识,并很快成为朋友。2010年,两人合伙摆摊卖烧烤。2012年6月,两人东拼西凑出几万块钱,租下门面继续卖烧烤。

去年国庆假期,邱荣感觉上呼吸道不适,以为是普通感冒,便在诊所拿了些药。11月,邱荣的病情恶化,不得不住进医院。“离家比较近,又认得到里面的人,所以就去了那家医院。”郭一告诉记者,邱荣及他家人生病,都会到这家医院就诊。

入院不久,邱荣被要求出院,出院结果上显示:“肺部感染,梅毒?艾滋病?建议到传染病专科医院进一步检查治疗。”

今年年初,邱荣前往郫县疾控中心检测,检测结果为HIV阳性,邱荣是HIV病毒携带者。

自确诊感染艾滋病以后,邱荣长期卧床不起,郭一只能一人打理铺面,并且照顾邱荣。时间久了,郭一难以兼顾左右,他说:“我不可能一直照顾你啊,我跟你非亲非故的。”

郭一说,等烧烤店转让出去后,自己就回云南老家。

避邱荣患病的消息不胫而走,他的亲戚开始远离他,最耸人听闻的是,他大哥的前妻交待其母亲看好孙子,说不要让其去碰幺爸,挨到就要死……

他的亲人全都远离医院有亲戚患病消息被传出

郭一若离开,邱荣也将陷入孤身一人的境地。因为自从从初诊医院出院后,邱荣的母亲就不再与他见面。邱荣几经追问之下才获悉,母亲被他人告知,自己患有艾滋病,“赶紧把他的东西都烧了”。

郭一介绍说,邱荣之前与其母亲的关系算不上差,“他爸妈很早就分开了,可以说是相依为命。”

昨日下午,在邱荣的带领下,记者来到了他位于某镇的老家。乡村公路旁,一栋两层小楼掩映在绿树丛中,房门紧闭。邱荣敲门,母亲不在家,于是给母亲拨打了两次电话,在附近打麻将的母亲同意露面。

邱荣的母亲陈女士,60来岁,穿着整洁,头发向后梳得一丝不苟,整个人显得很精神。对于儿子所患何病,她似乎并不太清楚。“当时他表哥给我大儿子打了电话,大儿子又给我说‘(初诊医院的)副院长的老婆说弟弟有梅毒’。副院长又给他舅舅打电话交代‘吃饭这些东西一定要隔离开,不能伙到一起’。”陈女士说,如今,亲戚们都知道了她小儿子患艾滋病的消息,她串门时常会听到各种言语,“得那个病,好羞人哦!”甚至已经和大儿子离婚的儿媳,每次见到孩子时都会特意叮嘱:“不要去碰幺爸哈,挨都挨不得,挨到就要死!”

陈女士说她文化不高,有人劝她将小儿子的所有生活用品全都烧掉,她最终只是将小儿子睡的被褥卷了起来,不过她还是对这个病万分畏惧,最终将家中的房门对小儿子紧闭。

怕邱荣的母亲对儿子的病情略知皮毛,但不了解,除了畏惧与躲避,她别无他法。邱荣因此红着眼说:我就是想回家……

他的母亲心存畏惧拒绝儿子回家说要为孙子负责

“他是我身上掉下的肉,咋个会不心疼嘛。我隔三差五地还是会给他送点腊肉、花生过去。”陈女士说。

一直坐在门外的邱荣说:“是送过来,送到门口就走了。”

对于儿子的回应,陈女士并没有反驳。她说,家里土地被征用,一年只有8000元左右的补偿款,她平日里主要帮大儿子照顾孩子,没有更多的条件去管小儿子了。

在得知艾滋病只能通过性行为、血液、母婴进行传播,一般的日常生活不会传染时,陈女士似乎仍然没有放下心来。即使知道小儿子要把铺子转让出去,生活难以保障,但一提到让小儿子回家,她激动起来:“不敢接受就是不敢接受!我都几十岁了,死了就死了,我无所谓,关键是小孙孙咋办嘛!”

从母亲家出来,记者询问邱荣不能回家、心中是否有怨言时,一直平静的邱荣突然双眼泛红,抽泣起来:“我就是想回家……”

半晌后他又说,经历了这些事,他只想向当事医院和相关医生讨个说法,“至于回不回去,我已经无所谓了,只要让我有个栖身之所就行了。

谁泄了密

医院肯定知道结果舅舅知道了哥哥知道了嫂子知道了妈妈也知道了

医院副院长说:他舅舅与医生护士相熟

按照邱荣母亲指出的消息源,天府早报记者找到了给邱荣做初诊的医院副院长李晓(化名)。李晓承认自己与邱荣一家相熟,但是否认自己是走漏邱荣病情的源头。

李晓与邱荣一家是远房表亲,与邱荣的舅舅交流颇多。“我们科室治疗邱荣的医生护士,以及检验科的都晓得他的病情。”李晓说,“他舅舅有病痛都是在我们医院治,和我们医院的医生护士都很熟。他从何种渠道晓得这个病情,我也不晓得。”

李晓表示,从保护安全的角度来看,高危传染病患者的亲属应当了解病情。

舅舅说:一个侄儿先告诉我的

昨晚,记者辗转联系到邱荣的舅舅陈先生,对于医院是否向其透露邱荣患有艾滋病一事,他表示自己并不知情。“是我们一个侄儿告诉我,他患有梅毒,并没有说是艾滋病啊!”对于艾滋病,他也略知一二,“如果真的是这个病,那我今晚只怕瞌睡都睡不着了。”

■请你参与

隐私与知情权孰轻孰重?

四川法典律师事务所律师李英俊表示,如果医务人员向非直系亲属泄露病人的隐私,就侵犯了隐私权。“但是病人的至亲,特别是配偶,应当享有知情权。”

患者的隐私权,与至亲的知情权,孰轻孰重?如果你有相关的经历和建议,请拨打86757777或登录微博@天府早报告诉我们。

2006年发布的《四川省艾滋病防治条例》规定:

■对确诊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,医疗卫生机构的工作人员应当将其感染或者发病的事实告知本人;本人为无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制行为能力人的,应当告知其监护人。

■未经本人或者其监护人同意,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公开艾滋病病毒感染者、艾滋病病人及其家属的姓名、住址、工作单位、肖像、病史资料以及其他可能推断出其具体身份的信息。 

亲爱的用户,您正在阅读的文章由艾友网(byhiv.com)提供,如需艾滋病咨询或购买艾滋病试纸请联系我们,电话:131-0066-2828,QQ:1098082992/81278073,行业先驱,口碑相传,谢谢您的支持。

相关阅读

微信咨询